咕得莫钱在线查杀🐦

cn猫余。
想被喜欢阿。





我想要头像..


欢迎日我lof(?)!!!

〖凹凸世界乙女向&咕咕〗

*严重ooc预警
*发正文热度绝对不过10。
我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点点点。
*安迷修x你
*另外我智商有点低我看不懂飞鸟症简介。

你喜欢安迷修很久了。

今天你被安迷修的小迷妹从二楼推下去了。

树枝划破胳膊,你甚至听见了自己血肉分离的声音,鲜血溅到一楼玻璃。

你陷入昏迷。

再次醒来是在医务室,医务室老师告诉你是安迷修把你带进来的,你高兴了很久。

大概高兴了3秒。

但是安迷修并没有留下。

他走了。

你试着挪动身体。但是好疼啊。

但是。疼也没关系啊。

找到安迷修就好了阿。

你只想看他一眼。

“别动。怎么今天的学生都这么不听话呢。”

“丹尼尔老师!我要回去上课!”

“你的伤呢?你骨折了同学!”

“唔,小姐?小姐别起来啊。”

这时候安迷修拿着一瓶...emm

一瓶养乐多??

“安..安迷修?”

“在下去给小姐买好喝的了。喏。”他把养乐多递给你,你竭力隐藏自己胳膊上血淋淋的口子,但是有用吗!

“小姐..小姐你的胳膊..”

“没事啦。摔下来的时候擦到的。”

丹尼尔轻咳一声。

“你的胳膊再不处理就感染了哟。”

“那在下就先回去..上课了?养乐多小姐记得喝。”

“好的安哥。”

你的学校是寄宿学校。

所以你在医务室过夜。

晚上你的伤口并没有结疤。你亲眼看着几只不明物体从你的伤口里飞出来。

“野鸡?”

野鸡(呸)黑鸟飞走了。

你可以清楚地知道黑鸟往哪飞。它们飞向了..

“安迷修的宿舍??”

伤口开始疼痛,似乎在被某种东西撕扯。越疼越瞎动。骨折的双腿似被扯断。

两种疼痛交织。你觉得自己要死了。

你拿过安迷修送来的养乐多喝了一口。

“咳咳咳。”

养乐多流进气管了。

你呛死了。

(还有这种操作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奇怪的是。

你仍存有意识。

你飞向了安迷修的宿舍。你见到了。安迷修的睡颜。

就那么冷漠注视。你控制不了白鸟的身体。

第二天阳光洒在白鸟身后。白色的羽毛撒上金黄色。尽管在窗户站了一个晚上,白鸟没有任何倦意。

尽管你是那么觉得。

安迷修注意到了白鸟。白鸟有和你一样的蓝色眼珠。安迷修将白鸟抱进了屋子里。

“很冷吧。白鸟小姐。”

白鸟内心没起任何斑斓。

于是你也是那么冷静。

个屁。

你都快爆炸了好嘛!!!!!?

白鸟的肚子在叫。白鸟..

同样在叫。

“白鸟小姐饿了啊。”

安迷修给白鸟吃好吃的。然后他走了。

白鸟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它飞在外面寻找安迷修。在医务室透过窗户看见了安迷修捏着你喝过的养乐多惆怅。

“小姐..小姐..她死了吗..丹尼尔老师?”

“真是罕见的病。她得了飞鸟症。”

丹尼尔突然分析。

“飞鸟症..你最近有没有..”

突然校长开始广播了。

“昨天有学生从二楼坠楼。是谁做的?马上来教务处!”

安迷修走了。

你看着自己的身体。心情复杂。

你对飞鸟症有印象。好像一个月之后心上人在不认出来飞鸟是嗝屁那个人。那个人似乎就真的嗝屁了。

让我们把时间跳转到二十八天之后。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飞鸟跟着安迷修回家。

但这次不一样。

今天有歹徒。安迷修打不过他。

匕首朝安迷修刺过去。你过于冲动,似乎可以控制白鸟了。你挡在安迷修前面。刺刀刺穿了白鸟。

手刃白条鸡!

你发出了最后一声鸟语。

“咕咕。”

安迷修抱着白鸟的身体。

“小姐..原来你一直都..都在在下身边啊。”





Bad End

评论(4)

热度(54)